雾野

哈哈哈

Soam:

只想说,看完爽到,吴尚宇老变态还是这么可爱

米大leamysa:

持续@t0shi_sart太太!!授权搬运xd
喜欢的妹子可以去推特上关注她wINS账号也是这个

哈哈

仓崎贤:

好想养猫系列③

真 · 云养猫

天!

仓崎贤:

Welcome to the madness!!!!!!!

卧槽!看到PV整个人疯了!!!我大概循环了18310823遍!!!

这使我快乐!!!!黑色背心使我快乐!!粉红色的○○使我快乐!烟熏妆使我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张大概改改bug会印无料明信片在CP20跟本子一起发!!如果这几天还能产出几张就一起出个小料~小料的话应该会有通贩

=================================

怕有人没看到上篇日志的补全,再放一遍本子的【通贩链接

上架时间定在这周五(14号)晚上8点,前50有特典

无差别同人站收藏链接

微博的转发抽奖

【目录】 K莫

m

花与古琴:

个人的#K莫#文目录整理,习惯用电脑看文的小伙伴请也可使用右侧导航,谢谢观看。


另外平时会在微博写一点不成文的小段子,准备等写的多一点根据反馈集合到lofter,小天使们也快点来微博找我玩儿呀——>花与古琴Lo




长篇


《以身饲狼》 目前主力更新中


序言/设定


<01><02><03><04><05><06><07><8><9><10><11><12><13>




短篇


K莫 日常系列



K莫 周围的人都好奇怪系列



K莫 因为我就是手可摘星辰系列





中篇


《南柯一梦》 已完结√


010203 / 0405060708 

【K莫】高迈教你拆CP的正确方法

🐎一个

舞爪张牙小太阳:

一家人设定,他们的姓为什么不一样我也不知道。


KO X 郝眉


乔燃 X 高迈


林一木 X 厉逍


刘地 X 羽早川


上一章→ 【K莫】如何引起哥哥们的注意 




1.


高迈觉得自己迎来了人生以来的最大危机。


那个新来的转学生、自己的同桌乔燃,先是在B市高中生篮球赛中出尽风头,又在几天前的学生会换届竞选中以两票之差力压自己,成为建校以来第一个一开学就当上副主席的高二学生。


这也就算了,最过分的是大家都喜欢乔燃,没有人能拒绝他那温柔的微笑,从任课老师到自己手下的小弟,甚至是学校花坛自己经常去喂的那只猫,全然丢了对待自己的那股傲娇劲,每次一看见乔燃就撒欢似的飞奔过去蹭他裤腿,明明我才是给你带吃的的人好吗!


高迈憋了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本想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可渐渐的高迈发现,可能是自己偷看乔燃的次数变多了,那人的样子也意外的顺眼了起来。他有好看的鼻子,亮亮的眼睛,皮肤还比自己白多了;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男生一般不太擅长的语文他也能轻松搞定;打球时候的身姿很勾人,进了球总是看着自己笑,不过要不是他专门留了位置自己才不会赏脸去看呢。最重要的是,他真正开心的时候眼睛会整个眯起来,弯弯的晃成一条线,像洒在夜间山涧中的淡淡月光,溢满了一整晚的微风轻扬和水波流转,将自己跳动不安的心,给满心满意占了个透。


该死。高迈脸红红的趴在桌上,缩着身子不敢抬头。身边那人的目光一直固定在自己身上,似要将自己里里外外看个透彻,毫无防备也毫无保留。


这个偷走了自己全部荣誉的人,竟然还妄图偷走自己的心。不过就凭这样的小把戏就想打败自己成为全校最受欢迎男生的话,还是太不自量力了。


不知道舅舅和哥哥们在干吗,最近他们似乎有点太闲了吧……


 


2.


“你确定要在房产证上加上KO的名字吗?你们甚至都不太了解彼此。”


“好的我知道你们已经在一起了不用描述细节我还是个孩子,可你根本不知道他出现在你生活中之前是干什么的,这是很大一片时间空白带,你们在生理上坦诚相见了,可心理上呢?”


“付钱又怎样,你缺这点钱吗?重要的是这意味着你们在法律关系上连接了彼此,你们少了隐私多了更多的束缚,到时候你们分手将会产生许多麻烦的纠纷,说不定还会撕破脸皮,情侣分手变仇人的戏码还少吗?”


“我只是说如果别那么快反驳我,你能确定你们的爱情会持续一辈子吗,你们能彼此携手度过漫长的衰老期而不会嫌弃彼此日渐发福的身体和青春不再的容颜?”


“我知道你不是颜控可你敢说这不是爱情的一部分?就算你不是那KO呢,他对你的喜欢中难道就没有你好看的外表?没有人的好是全心全意但又不求回报的。”


“别露出那种表情我永远是你可爱的弟弟,我当然会一直陪着你,很久很久。”


“最后,他有对你说过我爱你吗?”


“当然,床上的时候不算。”


 




“KO,房产证那件事会不会太草率了,我还要再想想……”


 


3.


“舅舅,你真的要放弃难得的和家人团聚的假期和地狗一起去欧洲旅行吗?”


“我知道他是狼好啦我不会再这么叫他了(才怪),可是我好久没见你了好想你。”


“不要误会我的真心我最近没闯什么祸……只是想提醒你和自己的另一半之间永远像这样将生活和工作混杂在一起是很容易失去了解对方的更多空间的。”


“说白了,新鲜感,你难道不觉得他没有以前那么迁就你了吗?”


“我知道你是他的专属执事,保护他是你的责任,可你也说了他是狼他有能力保护自己,他有自己的朋友他已经活了那么多年,而你要把有限的生命完完全全的吊在他身上吗?”


“你为他打理好了一切的退路,可你,无处可退。”


“还有,如果你们出去玩的时候立新出了什么乱子,你能保证他不会丢下你跑回来拯救地球?”


 




“刘地,关于旅行的事我们还是再商量一下,其实我更想回家,不不你不用陪我,我自己就好。”


 


4.


“别说了高迈我可不是大哥和舅舅,轻易就被你的三言两语给弄懵逼了。”


“嗯,毕竟你主动了这么久,甚至都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个基佬。”


“……”


 


5.


拆了一圈CP的高迈心情好了不少,靠在栏杆上看着篮球场上一堆为乔燃加油的女生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什么时候我才能拥有一段真挚的爱情呢,希望不会太久。


 


END



补全-外卖篇(下)

高质量啊,厉害

水水水:

补全


文/李望水


CP:KOx郝眉


 


|外卖篇|(下)


 


0


郝眉在上电梯之前,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同行的愚公和猴子立刻闪道一边,与他拉开距离。


“哎哎哎,一个喷嚏而已,至于像躲瘟疫似的躲着我吗?”郝眉不满地揉了揉鼻子。


愚公似笑非笑:“美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老三压榨我们压榨得这么紧,万一这个时候不小心生了病,连假都没得请。”


猴子附和:“带病工作,好惨的哦。”


郝眉有些委屈,更多的则是不满:“就你们惨,眉哥我不惨吗?程序部就我和阿爽两个人,老三是能写程序,但是你们不知道对着他工作是件多可怕的事。唉,说什么找程序员宁缺毋滥,但是招一个人回来分担点工作也是好的吧。”


愚公和猴子对视一眼,均表示对郝眉的遭遇无能为力。


谁知三个人刚回到办公室就收到程序部招人成功的消息,郝眉还没来得及高兴,肖奈似笑非笑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


“他晚上来报道,你们和我一起等吧。”肖奈顿了顿,“尤其是郝眉。”


“我?”郝眉一脸莫名,“为什么是我啊?”


肖奈想了想,莫名其妙地说道:“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啊?”


彼时的郝眉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的确仅仅是一个开始。


 


1


郝眉从男厕把拖把拎出来的时候,还特意在马桶里面多捅了几遍。


他雄赳赳气昂昂地拎着拖把出去,心中连等一下的动作都设想好了:先来个燕子翻身,再来个猴子偷桃,最后直捣黄龙!


绝对要捣烂那个黑他电脑黑他女神的坟蛋的脸!


然后,一身是胆浑身是劲的郝眉等来了KO。


“你……你……”郝眉震惊地看着KO,又看向愚公他们:“你们点外卖啦?”


而当郝眉听到愚公和猴子开始一脸雀跃地讨论KO难道就是传说中大名鼎鼎的黑客KO的时候,手中的拖把砸到了地上,污水溅湿了他刚买的阿迪球鞋。


“你……你……”


KO看着他,平静地答道:“是我。”


郝眉的三观,碎了。


 


2


郝眉其实挺生气的。


生气的根本原因是十分钟以前,他说了一句很愚蠢的话。


“你们谁点外卖了?”


郝眉认真地想了想,他觉得这句蠢话实在是太不符合他眉哥向来高冷聪慧的气质。


凭什么啊,连老三都知道KO的真正身份,他却不知道。


亏他还觉得和KO是铁哥们。可KO居然连这个都瞒着他。


想到自己还曾经在KO面前抱怨写程序累,还拿炒菜和编程打比方,郝眉后悔得像狠狠扶住自己的脸。


KO一定觉得那个时候的他蠢炸天了。毕竟在首屈一指的黑客面前,他那些烦恼大概根本就不值一提。


这样一想,郝眉就更生气了。他生气的点在于,他本将心向KO,奈何KO看笑话。


短暂的自我介绍之后,气氛其实就变得尴尬了下来。


KO保持着一贯的面瘫脸,大有你不说话我也不说就算你说话我还是不说的架势;肖奈又一直那么高深莫测,所以愚公和猴子夹在中间挣扎了半天,纷纷借尿遁先闪人。


肖奈看了看KO,KO一直看着处于游魂状的郝眉,眉目中藏着隐隐的担忧。


肖奈笑了笑。


“郝眉,你带KO去他的位置。”


“我?”郝眉瞄了瞄KO,不出意外从对方向来冷静持重的眼底看到一丝热络,他还是有点不满,“为什么是我啊?”


“因为你和KO……”肖奈拉长了音,看见郝眉在他的停顿中不明所以地伸长了脑袋,笑得更加好整以暇,“比较熟。”


郝眉想了想,竟无法反驳。


他只好垂着头走到KO面前,撇撇嘴道:“……你,跟我来吧。”


KO看了他一眼,没说话,默默地跟了上去。


肖奈早就把位置给KO准备好了,视野开阔,地方敞亮。本来郝眉还唠叨肖奈偏心来着,如今见来的人是KO,想想这位置老三也还是挑的不错的。


毕竟KO手长脚长,坐在小座位里太憋屈了。


这里呢又靠近过道,自己时不时来找他唠个小嗑还是挺方便的。


这样一想,郝眉有点高兴,一高兴呢,嘴角就松了。


“你命真好,咱们肖总特意准许你能回家办公,不像我们得在这里受他的鞭挞。”


见到郝眉肯开口一次性说这么多话,KO立刻问道:“你不生气了?”


郝眉哼了一声,“本来呢,是挺生气的,你竟然敢骗我,还黑我电脑。我把你当兄弟,你却……”


KO眉心一跳:“却什么?”


“你却不告诉我原来你这么厉害!”


KO没来由地松了一口气,“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和你说。”


郝眉摆摆手,示意他不在意了,他说着说着,嘴角带上了点狡黠憧憬的笑意:“后来呢,我就觉得有点刺激,大名鼎鼎的KO,原来就是我吃夜排档的时候认识的厨师,天天给我开小灶的哥们!你说,这感觉爽不爽?太爽了!这就和见到扫地僧似的……”


KO微不可闻地皱了皱眉,看来郝眉崇拜的东西还挺多。


“扫地僧是什么?”


“你不知道啊?哎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我以后再和你说。”郝眉笑眯眯的,猛然想到了什么,又端起严肃的面孔问道:“话说回来,你干嘛老黑我电脑啊?”


“……”KO停顿了一下,不知道该用什么合理的借口向郝眉解释这个问题。


好在郝眉的思维跳脱,很快继续问道:“还有,你干嘛要把我女神的照片换成寺庙啊?难道……你也是我女神的粉,你在吃我的醋?”


KO自然不会告诉郝眉,他的确是吃醋了,不过对象不是他卸了妆以后根本无法见人的女神。


郝眉总被表象迷惑的这一点,让他特别不满。


“她不好看。”


郝眉炸了。


“你……不许你黑我女神!”他虚张声势地吼了两声之后,忽然意识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等等,以后咱俩就是同事了,那我吃饭的问题怎么解决?天啊!难道眉哥又要开始吃地沟油了吗?天要亡我!天要亡我啊!”


KO看着郝眉趴在桌上哀嚎,嘴角泛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很好,至少在此刻,在郝眉心中,他是比他的女神要重要的。


 


3


做了同事以后,郝眉才发现KO对食物基本不挑。


不论什么难以下咽的食物,他都可以面不改色地吃下去,就连楼下那间向来炒菜不放油的饭馆炒的青菜,KO也能就着吃下一大碗饭。


郝眉想这不对啊,他一个做厨子的,口味应该比他们都刁才对。


于是当他这么问KO的时候,KO淡淡地答他:“都一样。”


“啊?”


“对我来说,只要能填饱肚子,吃什么都一样。”


“那怎么能一样呢?!”郝眉很吃惊,郝眉很愤怒,郝眉同志义正言辞地纠正KO同志的错误:“KO,我必须严肃地警告你,这些东西是绝对无法和我心爱的水煮鱼片、蛋黄局鸡翅、毛蟹炒年糕、鱼香茄子相提并论的!”


KO想了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郝眉很满意KO的反应,可对着那一饭盒地沟油顿时又没了兴致。他惨兮兮地趴在桌子上,惨兮兮地仰天长叹:“唉,天要亡你眉哥,本来做码农就够惨了,现在连饭都吃不饱。暴君当道,民不聊生啊!”


“明天给你带饭。”


郝眉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KO的嘴巴。


“我是……幻听了吗?”


KO摇了摇头。


郝眉刚想欢呼翻身农奴把歌唱,可转念一想,又套拉下脑袋,“算了算了,还是别那么麻烦了。你每天写程序也够辛苦的了,再炒菜煮饭的算个什么事啊。我也就是和你抱怨两声,我没那么金贵的。”


郝眉说着嘿嘿一笑,闷头扒起饭菜来。


KO的目光渐渐变得柔软,那柔和的目光落在郝眉的身上,停留了许久,他才说道:“很快就会结束的。”


郝眉喊着饭用力地嚼了两口,“嗯,但愿吧。”


KO迅速地吃完了饭,收拾好餐盒,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对着电脑忙活起来。


同一张桌子的那一头,一直捂着眼睛的猴子酒终于放下了手。他撞了撞一旁直翻白眼的于半珊,“喂,愚公,你刚才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愚公煞有其事地点点头,“酸味。”


猴子补充:“臭味。”


二人对视一眼,齐声道:“酸臭味。”


郝眉闻言抬起头来,一脸认真地在半空中嗅了几下,“酸臭味,哪里有?我怎么没闻见?”


愚公和猴子迅速收拾完残羹剩饭,一脸沉痛地拍了拍郝眉的肩。


郝眉简直不明所以,闷闷地嚼着瘦肉,忿忿不平地喃道:“一个个的,瞎搞事情!”


 


4


“这KO还真有两把刷子,自从他来了,郝眉再也不闹了,小脸又恢复了水嫩。”


“这就是他们的……友情。”


“天下友情人,终成眷属。”


“……”


 


5


贝微微来探肖奈班的时候,他们自然又聚了个会。


小炒馆没有了KO坐镇,他们也不去了,于是在公司附近找了个干净安静的包厢,吃顿便饭。


贝微微对KO非常感兴趣,一顿饭一直偷瞄他,其明目张胆的动作很快惹来了肖奈的不满。


然而先出声制止的却是郝眉。


“微微师妹,你当着老三的面这么看KO,不好吧?”


贝微微看了看肖奈的脸色,有点囧,反击道:“美人师兄,你要不是也总盯着KO师兄看,怎么会发现我在看他?”


郝眉有点百口莫辩,“我看他和你看他那能一样吗?”


“有什么不一样的?”贝微微好整以暇,“再说了,KO师兄的经历那么传奇,我好奇也是正常的嘛。”


贝微微这句话显然是说给肖奈听的,她又赶紧给肖奈斟了杯茶,顺便冲他甜甜地笑了笑。


肖奈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点头道:“KO的水平,的确和我不相上下。”


“切~”听他这么一说,郝眉立刻翻了个白眼。他敲了敲桌子:“老三,你不能这样,夸别人的时候还顺带夸自己。KO可是世界顶级的世界级黑客,什么叫和你不相上下,我看是你能狂甩你几条街吧。”


郝眉这一怼,一直把肖奈和KO以世界黑客大赛为战场PK又狠狠为国争光的的经历奉为传奇的愚公等人也来了兴致。


愚公问道:“对啊,老三,你还没和我们说说那天你和KO比赛的细节呢,你是怎么做到的,比他还多解了一题?”


肖奈摸摸杯沿,抬眼看了看KO,KO正平静地看着他。


肖奈笑道:“承让而已。”


 


6


肖奈并不打算告诉他们,尤其是郝眉,之所以会有这个比赛,是因为他在赛前接到了KO的电话。


向来独来独往的独行侠KO会百忙中抽空黑了郝眉的电脑已经十分离奇了,更离奇的是在表明身份以后,对方开门见山地和他说:“我知道你的公司很缺人。”还提出了免费为他们做一年这样几乎丧权辱国的条款。


KO是世界级的黑客,手法行云流水,甚至可以用大师来形容。肖奈知道他光是做黑客的活计就足以养活自己,但免费打工一年这事不论怎么算都是个亏本的买卖。


会让KO这么主动的原因,他十分好奇。


他应了对方的约,两个人同时参加黑客大赛,以结题数定输赢。


其实那晚的比赛,KO的速度是和他相当甚至比他快一点的。按照常理来说,他们很有可能打成平手,或是肖奈落败。


可最后的结果出来,KO居然以一题只差败给了他。


事后肖奈对着电脑屏幕琢磨了很久,对着电脑敲出一段话。


“你可以赢的,为什么?”


KO始终没有回答。


肖奈隐隐产生了一种被人让赢的不爽感。


后来KO来了公司,肖奈确定他的身份,才有种恍然大悟。


不爽感终于被压下,成为一种饶有兴趣来。


没关系,肖奈想,反正KO让他不爽的点,他总能在郝眉身上讨回来。


这个故事至于要不要告诉微微,那就要看她的表现了,毕竟她今晚看KO的次数,已经远远超过看他这个男朋友的次数了。


嗯。


肖奈心平气和地喝了口茶。


 


7


聚会结束以后,众人各回各家。


郝眉目送肖奈和微微、愚公和猴子离去,回过头才发现KO还站在饭馆门口。


他背着包,靠着墙站着,饭馆门口的灯打在他的脸上,让他的棱角都跟着柔和了下来。


街边路过几个小姑娘,指着KO小声地说话,小声地笑。


郝眉故意凑上去,听那几个小姑娘原是在互相怂恿着去要KO的手机号码。


郝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吓了那几个小姑娘一跳。


他连忙摆手,“不好意思,我可不是故意听你们墙角的。你们想找我朋友要手机号码?要不要我帮忙啊?”


郝眉展露了一个自认为平生最亲和力最迷人的笑容出去,谁知那几个小姑娘面面相觑,哇的一声四散而逃。


“哎哎,你们别跑啊!”郝眉目瞪口呆。


他挠着头走到KO面前,指着自己的脸问道:“KO,我看起来很像怪叔叔吗?”


KO摇头。


“那就是了啊,那那些小姑娘为什么被我吓跑了?我明明好心想帮她们要你的手机号码来着!”


KO挑眉,不动声色地看着郝眉。


“你帮她们要我的手机号码?”


“是啊。”


KO闷头朝前走去。


郝眉一愣,跺跺脚赶紧跟了上去:“哎哎,KO你跑什么啊?你慢点,我给你打包的藤椒斩鸡要洒出来了!”


KO心中一动,停下的时候,横冲直撞的郝眉正好撞进他的怀里。他伸手揽住郝眉,视线落在他手中提着的塑料袋上。


“给我打包的?”


“是啊!”郝眉稳住身形,仰起脸笑道:“你应该挺喜欢吃这道菜的吧?我刚才看见你吃了好几块呢!我一想能让KO多动筷子的菜多不容易啊,于是赶在老三买单之前又多点了一份,明天我们回公司当午饭吃!”


郝眉笑嘻嘻的,一副又成功花了老三的钱求表扬的模样。


KO忍不住弯了弯嘴巴,从郝眉手中接过塑料袋,自己拎着。


“走吧。”


这一次,他放慢了脚步。


郝眉点点头,嘻嘻哈哈地跟了上来。


华灯初上,月光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8


“对了KO,有件事我还想问你。”


“嗯?”


“你为什么会输给老三啊?这太不科学了吧!”


“我只是……”


“嗯?”


“不想赢而已。”


“……扫地僧,你绝对是扫地僧!”


 


9


在此之前,KO的所有时间都用在了电脑上,程序、高等数学,他花很多时间去补回以前落下的时间。


现今本应更忙,他却招来了一本名为《天龙八部》的小说,认认真真从头看了个遍。


总算是知道扫地僧是谁。


不过,相比较这位神乎其神的扫地大和尚,他倒觉得自己更像那个懵懵懂懂却特别走运的小和尚。


心怀憧憬,终能相见。